2009.1.20 Day 4
賽珂池─賽珂山─闊闊斯山─闊闊斯部落舊地─闊闊斯溪右岸
2009.1.21 Day 5
闊闊斯溪畔─上切至華巴諾北邊溪溝─沿溪溝下至溪邊接日八通古道─抱崖山屋


Day 4
其實不太知道該寫些什麼,只依稀記得一些片段,
第四天早晨的雪地和+1走過的長長足跡,是國境之南的北國風光。
貓腿快的不合理的紀錄和思維姐姐肯定的說,是他們判錯位了不是我們走太慢了。

松針鋪地的陡坡上,+1俐落的攀過地形到小弟前方告訴他該怎麼走。
第4天的下午,學員們下坡衝的好快,好幾度自己跟不上了,
思維姐姐說著是不是他們太想住大分山屋呢。
大的不見邊界的闊闊斯舊社,如今只剩斷垣殘壁,廢墟間徘迴,想見見當年盛況。

下溪前最後一段地形,見識到思維的「跟獸徑走」就會到溪底的真理,好厲害。
記得國王和兩光硬是不肯弄濕雨鞋襪子,光著腳過溪,
走到對岸的營地後,只剩小弟不死心的問說不往大分山屋了嘛?
馬上被大家嗆回去,要到山屋自己去走。


記得兩光在取水的河邊睡著了,國王搬了好多柴回來,
+1不死心的嘗試一個人搭外帳,兩光說起他獨自搭兩頂外帳的事蹟。
+1明明是想伸直腳才不去火邊,卻嘴很甜的說是想跟我和預期聊天才留在大廚區。
第四天的衛星電話依然沒成功聯絡到荖濃溪的隊伍,其實與世隔絕更棒。
火邊小弟憤慨的說高中學術社團的惡行,思維悠揚的歌聲飄散在溪畔,淡淡地。
想起前晚的高山冷冽,再看看今日的溪畔涼風,真想不到冬夏之隔如此地近。
睡前還到了國王煮的普羅旺斯海帶芽湯,好喝呢。




Day 5
如果不是睡在旁邊的兩光一直說,
老玉,飲料。老玉,餅乾,老玉,老玉...實在是不太想起床。
北斗七星亮著,為什麼每天的星空都這麼美麗?

第五天印象最深的是接到古道前的路程,
親眼看見思維姐姐、國王、兩光和+1怎麼判路,怎麼決定上切下切,
感覺他們的方法,跟紅蟲中嚮的那一套又有些微出入了。

好像自己在定位上,就算有那樣的能力,一直都缺乏了自信和敏感度,
聽著+1後來說著,下切回古道時她多麼擔心生氣時,
我心中究竟是抱著怎樣的信任與迷糊,只覺得一切都會順利。


我能算是一個班底嗎?我的價值在哪裡呢?有時候我這樣問自己,
有時候我忘了質問,只是盡我所能,讓大家都開心平安地爬山。
在體力忽起忽落的這一隊,我還是害怕當那個拖油瓶,覺得那樣的我會被嫌棄,
沉默著,在那一堆的不如人之中,緊緊守住的是千萬不要妄自菲薄的誓言。


接回古道,跺在小弟後頭悠閒的上坡路,兩光發現預期的談笑聲很大,
下坡路上+1殘暴地哈哈笑說不要休息,要直接衝向抱崖山屋。
驚訝的看見石洞吊橋真的有石洞,一段日八通像在走錐麓古道般,
還遇見新康登山口時想那也是長長的旅程,敬佩新康上的行者們。
抱崖山屋有門鎖有上下舖還有沖水馬桶,
外頭山羌血淋淋的屍體陪著我們渡過最後一晚。



但願這流水帳記事的兩天,足以喚回兩天的所有山間記憶。


創作者介紹

whywhy114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蝗蟲
  • 嘿嘿,兩光真的有一個人搭兩頂外帳呢XD我是見證人XD
  • 下次你也來一個人搭兩帳吧蝗蟲~

    whywhy1144 於 2009/03/02 08:00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