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秋天的風吹拂過,覺得一陣舒爽的時候,上禮拜、上上禮拜、上上上禮拜在美國旅遊的種種,彷彿就留在記憶的洪流中了。

我偶爾會想起雷尼爾山上吹過的冷風,用意識飛翔在曾走過的土地上(我真的已經嫁給的那個秉均真的出現在身邊了),

因為那些旅遊都美好的不真實,所以格外令人嚮往。

好像回到小小的螺絲釘腳色,沒有意外的話,每天7:12分,準時搭上自強號快車,做著接踵而來,不是非得我做但現在剛好是我的工作的工作,

工作再怎麼多,總是堅持準時下班,踏上5:17或5:24的火車,回家換好衣服、收完供水、吃飯、收拾餐桌、跑步、再收拾飯菜,洗澡......

就9:00到9:30了!如果秉均是10:30視訊的話(視訊講完通常就睡著了),其實真正可以定下心來做事的時間不到一小時(以後有小孩可能連這種時間都沒了!!!),

然而在這不到一小時的時光,卻常常是各種疲累,只想好好的放鬆、休息,想到許下的願望,都需要這些時光碎片來完成,每天每天,再怎麼累,想到這樣有限的時間,勉強提起精神,做些覺得真正重要的事,這樣的事,往往是不有趣、需要專心、體力的,往往是要等到未來的某個時光,才會強烈的感謝過去的自己這麼努力地利用零碎的光陰來做事。

我欽佩那些能毅然決然坐著真正重要的事的人,我懷疑自己是否也有這樣的氣魄去實踐。

我多麼希望自己的體力和意志力都能比現在更好,否則那些今生寫下的願望,是不是就會變成抬頭怎麼也望不見的星塵,雖然存在,但卻永遠的被遺忘了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whywhy114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