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美國醒來後的第一個早晨,我看了電影版的小王子。

在105年8月的美國旅途中,我常常驚覺秉均的美好,還有我的醜惡。

秉均很喜歡摸我的臉,說我的皮膚很嫩,喜歡獨自走在後面,偷偷的照下我的好多照片,喜歡自言自語地看著一堆我的相片,說這張很正什麼的。不管在哪個國家公園,總是主動背起背包,讓我輕裝在前面很輕快地走;一到旅館我累得黏到床上到頭就睡,怎麼也叫不醒的時候,秉均默默地準備明天的交通、看天氣,從來沒有跟我抱怨什麼,彷彿這是理所當然一樣;不論何時,都沒跟我提過要平分旅行的龐大費用,還一直慫恿我買更多的衣服或其他奢侈品,這趟旅程,我就只出了國際線的機票錢,想辦法把自己運到美國,維持快樂的心情,剩下的就什麼也沒做了。

從很久以前,我就發現我跟秉均的不一樣。我凡事喜歡講求公平,很在意在任何事上誰付出了多少,當我自認為有額外的付出時,總是希望可以得到稱讚;我和秉均的臉皮都自認為很薄,但對於犀利或不入耳的話語,我幾乎都會有更激動的情緒反應,很少能像秉均一樣笑笑地帶過;對於不熟悉的世界,我總是很保守的低估自己的能力,秉均則比我有冒險精神;我不是那麼喜歡運動(總是看到體重增加、生病了才會再度熱愛運動),秉均則是熱愛運動以及各種體育賽事。

我很容易就注意到,我的不完美和秉均的完美,我常常覺得我配不上他,我也常常用很多事問他,這時候如果找一個怎樣怎樣的人,不是更好嗎?秉均常常覺得這是開大絕,但很多時候,我覺得這更是我真實的疑問。接受自己的不完美,知道自己值得,對我來說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現在,我還是常常這樣想,但慢慢感覺到,或許這就是緣分,我需要有個人,讓我知道更好的人是怎麼樣,讓我知道不論我覺得自己質不值得,這個世界就是給了我這樣的機會。我走在世界的洪流中,汲取這樣的愛和能量,希望有天也可以成為滋養別人的人。

小王子的玫瑰花,雖然是千萬多玫瑰中的其中一朵,但因為有小王子的關愛,在小王子的眼中變得與眾不同了,但玫瑰花,致使至終就只是朵玫瑰花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whywhy114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