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婚姻上,雖然結婚至今已過了一年半,但卻少有結婚的感覺,因為並不住在一起。想過多少次,在秉均畢業後,絕對不能再這樣下去,但是,當初更害怕的原因始終沒有變過—我太害怕了,我質疑自己的適應力,如果真的留在美國,我這樣的背景,找的到工作嗎?我又願意接受怎樣的工作?

無論內心如何糾結著,工作才第四年,卻已開始懂得抱怨和計較,因為種種因素,熱情冷卻,現實是殘酷的,工作就是工作,總有會令人厭倦的時候。忍不住期待這個像是二度蜜月的假期,用長期累積的加班換來的時間,用6個月思念換來的重聚的歡樂,在各自遠颺之後,再用一堆的文字和照片,回憶這之間的點點滴滴。彷彿生活中大部分的日子並不值得紀錄,只有這21天,值得用各種方式細細品嘗。

但我內心知道事實不是如此,是一種歉疚感,知道自己沒有盡了婚姻上的義務,知道自己在真實的生活中,選擇了另一條自己更有保握的道路,而放棄當留學生妻子那種柴米油鹽醬醋茶的生活,知道人人欽羨的年度假期,背後是秉均爭取過和失敗過的各種機遇所錯綜交織的結果。我所選擇的,是一年兩次的聚會,那樣或許我更珍惜彼此的存在,一年兩次的雲遊,那樣讓我認識世界的寬廣。

我知道人生不完美,可是有時候我難以理解,也為此深陷困擾。生活不可能總是擁有像三顆草莓終於疊在一起時的喜悅。站在一個海洋之外的距離,我享受著秉均奮力搏鬥後的果實,回顧那些走在秉均身畔的日子,我感受到一樣的溫柔體貼,而在半年之後的相聚,秉均眼中的我,成長了嗎?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whywhy114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